新聞藝人

TWICE 志效寫信在官咖道歉,並說明她過去一年的心境

照片來源:TWICE IG

5日,TWICE 志效在 V App 中與 ONCE 聊天,解釋了 MAMA 缺席原因外,在聊天過程中用到「웅앵웅*」這個詞,被部分網友說是用了貶低男性的詞,並抨擊志效態度有問題。

當天,她說:「我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尋求關注的人不斷胡說八道 (웅앵웅),但我感覺不太舒服。您一定很開心,因為可以選擇一些東西,但很抱歉。對於身體不適,我無能為力。」

註:웅앵웅 是韓文特殊用語,一開始從推特開始,當時被用於電影中某些內容難以理解,或是聽起來像胡說八道,也被延伸為不耐煩「叫叫叫」之意。之後,被韓國激進的女權主義者用為貶低男性的詞。San E 還用這詞來做為 diss 歌曲的標題過。

而今天 (7日),志效在官咖留了一封信,說明 MAMA 缺席與過去一年有多困難。

志效信件全文如下:

昨天 V App 聊天,我一想到 ONCE 可能會受到傷害與失望就感到很抱歉。

慢慢從頭開始說吧。

去年3月左右,我的名字因荒唐的謠言*被傳開,從那時候起,面對人們的恐懼感似乎變大了。(註:鄭俊英性愛影片事件相關)

在機場流淚的理由也是,人們拍完我後,看著我大聲喊叫,這些事情讓我產生很大的恐懼,我真的很害怕他們會怎麼想我,用什麼眼光看著我。

接著8月份,我的私生活*被公開,之後又傳出了很多謠言。因為那件事,我的不安、憂鬱感,與恐懼感等各種負面情緒都更大了,站在人們面前,一句話、一次舞台變得很難。(註:與姜丹尼爾交往公開)

在巡迴演出期間,由於害怕的情緒太大,我去了醫院諮詢,也吃了藥,但幫助都不大。隨著時間流逝,日本巡演開始了,從 MAMA 之前的日本演出開始,在很多人的地方表演變得很艱難。

在12月3日的演出中,一直因恐懼而哭泣,而且很想躲起來。以那種狀態下,我必須參加 MAMA,面對的人要比平常表演時多很多,要說話、要表演,對我來說呼吸都困難了。

因為不想回到韓國時再次哭泣會讓人擔心,或被大家覺得我很難受,所以回去的時間與成員們不同。

在所有這些過程中,出道以來與過去活動的時間裡,我無數次看到那些嘲弄我、辱罵我的話。這真的令我很生氣,但因為我有自己的工作與粉絲,所以不予理會。

到 MAMA 為止的感覺就是這樣。

我不是在哀求你們同情,也不是在求你們理解,我只是想解釋為什麼昨天最後對某人以負面的方式表達了自己的感受。 不管經歷過什麼,我從來沒有在 ONCE 面前不真誠過,沒有不珍惜 ONCE,也沒有不擔心 ONCE 過。同樣,昨天我也非常真誠。

讓我最抱歉的是,我知道我們團隊與 ONCE 現在是個很混亂的時期。因此,對於昨天感情用事,我對 ONCE、對 TWICE 都感到非常抱歉。因為我說的話,TWICE 成員也解釋了。看了她們與 ONCE 們所說的,我覺得自己做的事應該由我來整理與解釋,所以才寫了這封信。

我在 ONCE 面前唱歌、表演與 ONCE 交流是因為真心希望我和 ONCE 幸福,所以做了這件事。

我做這個工作的理由是因為有愛我、擁抱我的 ONCE。我能忍受很多事情所以希望 ONCE 不要看會令你們傷心的事。

以後,不管朝什麼方向發展,只要我是藝人和偶像,肯定就會有話題與謠言,但我會做得很好,我不想讓你浪費寶貴的時間,我們可以在其他事情上開心、一起笑、一起幸福。

很抱歉讓您們擔心了,對不起,謝謝,ONCE。

Kpopn 的 Swimming 報導
轉載請註明 kpopn.com